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长姐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结局

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正说着,李二回来了,脸色不太好看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二婶问,李二没回话,进得屋里,看到李月姐,便有些惭愧:“月姐儿,叔对不住你,叔没把那方儿守住。”
  
      不怕贼偷,就怕贼掂记着,自那严老会长的儿子严万山继任会长后,便一直派人盯着李二叔,这日日盯着,一天一点的,终于叫他们把方子给摸透了,今天李二就是听说这事,去质问,没成想,那严万山却说他们李家以盐卤方子入股,却不公开方子,本就不对,再说他建树不多,联合起其他的股东,把他副会长的位置给拿掉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呸,什么东西,那严万山还不是看墨风出事了才这样,落井下石的东西。”一边李二婶气哼哼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叔,没守住就没守住,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东西,副会长不做就不做了,我看这个行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嗯,哪天找个机会,我就把方子给公布出去。”李月姐这时一脸沉着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月姐儿,这可不成,当初可是签了合同的,咱家必须对这方子保密,除了行会里,不能外泄,你真要把方子公布了出去。那可是要赔偿行会的违约金的,那违约金可是个天文数字,咱们倾家荡产也赔不起的。”李二叔急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二叔,你别急,看着就好了,我不用出面的,到时候还让那姓严的说不出话来。”李月姐道。
  
      当初,她加入行会的时候,可是跟田阿婆说过的,田阿婆当时就说了,那方子也不是田家祖传的,而是田家祖父从官府邸报上抄来的,后来,郑典做了通州县正堂的时候,李月姐还专门证实过,从衙门的资料室里找出了前朝的邸报,这几天,她把方子一抄,再把邸报往如意闲话的书坊里一递,到时候由如意书坊里刊登出来,到时姓严的还能说什么?
  
      李二见李月姐这么说,他也知道李月姐做事心里有数的,不会乱来,再说了,郑典还是四品的官身在那里叫,想来姓严的奈何她不得,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,行会散了也好,再这么由着严万山发展下去,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。
  
      至于行会散了后家里的损失,那也是承受的起的。
  
      三天后。
  
      新一期的如意闲话出来了。本朝虽然有各种腐败,各种黑暗,但总体来说,经济发展不错,百姓只要肯吃苦,兜里总能攒几个闲钱,于是,一早的,便有人来买这如意闲话。
  
      买到手的,便捧在手上,往边上的早点摊子前一坐,边吃着早点边看着,时不时又应着别人的话,读几段趣味的出来听听。
  
      “哟,今天的格物篇里面登出了白玉豆腐的盐卤方子,哗,这一下子,豆腐行会可有乐子瞧了。”那人瞧着格物篇里面的豆腐方子,嘿嘿的笑道。
  
      何老三,开着何家豆腐坊,他家祖传做豆腐,也算是有一些技艺的,可随着白玉豆腐的推广,这种豆腐细腻,滋味好,更听说还养颜的,而比起这白玉豆腐,他家的豆腐就显得粗黑,还带着一丝苦涩和豆腥气,吃到嘴里还有些糙和渣,自然那生意就一落千丈了,没法子,这才花了钱,入了豆腐行会,拿到白玉豆腐的盐卤,也做出了白玉豆腐,生意好了不少,那日子渐渐的好了起来,他还想着,如此再过几年,就能给儿子讨房媳妇儿了,可没成想,严会长一走,如今的严大爷太心黑,一接手,就提高了份了钱,又把盐卤的价儿提高了,这还不算,又加了一个什么推广费,如此下来,这一个月的赚头还不是他原先卖自家的豆腐了,虽然生意差了点,但不能交这费那费的,叫还有两个余钱的,因此,他和几家说好,要退出行会,可没成想,想要退出又多了一个违约金,拿不出这个违约金可是要吃官司的,没法子,如今也只能挨一天算一天了。
  
      这会儿他正挑着豆腐挑子站在那早点摊的边上,包子,馄饨什么的他自是吃不起,于是就拿出家里备的豆渣馍,又到早点摊老板那里讨了一碗冷水,就蹲在一边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正吃着,冷不丁的听到边上一人说的话,手里的馍差点就掉地上,连忙凑到那人跟求着:“老哥哥,你再把刚才那一段读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宋大人跟言大人又打起来了,听说言大人被划花了脸,回家里,家里的夫人非说他是被哪个狐媚子给抓的……”那人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这个,是之前豆腐那一段,那个盐卤方子。”何老三连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你是说格物篇里这一段。”那人翻了回头,便将方子读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,能不能麻烦这位爷把这个方子抄下来。”何老三一听,心里虽儿狐疑,虽然如意闲话的东西大多都是捕风捉影的,但既然是登出来的东西,总是有些根据的,于是,何老三便想让这位抄下来回家试试。
  
      那位爷本就是个闲人,也有着一副热心肠,于是就借了纸笔,把方子抄下来给何老三,何老三立刻的,豆腐也不卖了,拿着那方子,挑着豆腐挑子飞快的回家里,叫自家的小伢儿在家门口卖,而他又拿着方子去药店,买了其中的材料,至于方子中提到的野果子,酸的很,家里的小伢儿嘴馋的不行的时候,常到野地里去找点来,这会儿家里就有几个,于是按着配方,何老三就制起了盐卤,三天发酵过后,果然,跟从行会买来的盐卤一样。
  
      再试着制成豆腐,果然是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白玉豆腐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是一石激起千重浪。
  
      没两天,整个行会就闹翻了,严万山便是想封也封不住,如意闲发的发行量极大,各省各府都有分店,有的县里都有。
  
      于是没多久,入会的人便都要求退会了,毕竟方子都漏了出来,行会存在的根基就没了。
  
      严万山想找李家来着,他认为是李家泄漏出去的,可人家如意闲话说了,这方子来自于前朝的一份官府邸报,有据可查的,怪不到李家人头上去啊。严万山也没耐何。
  
      此后豆腐行会日薄西山,最后严万山等几大股东也陆续退出豆腐行会,只剩下李二,齐娘子等一些老股东,本着维护行业秩序和规范维护着豆腐行会,倒也在行业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这些只是后话。
  
      夏夜,知了儿的叫声还时不时的响起,
  
      小院一角有一株野葡萄,正结着一窜窜的野葡萄果,李月姐靠在葡萄架前乘着凉,那野葡萄闻着甜腻腻的甚是香甜,但吃起来能让人酸的牙倒,不过,李月姐却最喜欢没事的时候吃上一两粒,得味儿。
  
      “看着李月姐半靠在竹榻上,一边的一个竹盘了上摆着一窜洗干净的野葡萄,李月姐捏着一粒就放在嘴里,随既酸的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酸男辣女的,大伯娘说了,你这会定是生儿子,唉,咱老郑家也不知咋的了,连着三代,全是男丁,硬是没有一个女娃子出生。”郑典一屁股坐在李月姐身边,一手摸着李月姐已经近八个月的肚子,说话的口气颇是有些丧气。
  
      也怪的很,郑家不管哪一房,这些年,所出的全是儿子。
  
      李月姐东了,掐了他腰肉一把:“怎么滴,儿子还不好啊,哪家不是千求万求的求儿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人家是别人家,咱家就求个女儿,哪一房要是能生个女儿,那就是郑家的公主,咱拱在手里,含在嘴里的疼着。”郑典笑嘻嘻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呸,你别想,反正我要儿子。”李月姐瞪着眼,她是做大姐出身,自知道做大姐的难处,哪个女人不想上有哥哥宠着,所以,这第一次她定是要先生个儿子的,以后再生个女儿,好有哥哥宠。
  
      “好好,你要儿子就儿子。”郑典争辩了几句,便从善如流,没法子,他争不过李月姐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,你今天怎么不去柳洼了?”李月姐问,郑典这段时间一直在柳洼通州两地跑,忙着修坟,建屋,以及车马行的事情,只等这些忙完,就要举族回去祭拜。郑家才算是衣锦还乡了。
  
      “四叔四婶让我留下来,他们去了。”郑典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,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,这等事情,他们一惯是能推就推的,居然会让你留下来,他们去?”李月姐一脸诧异。
  
      修坟,建屋这些事情烦琐的很,而且干这些事还容易吃力不讨好,这两位一向是不沾的。
  
      “别提了,他们在家里呆不下去了。”郑典没好气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月姐连忙问。
  
      “还不是放印子钱的事情。”郑典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事情郑圭他们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?”李月姐问,郑典出事前,李月姐就跟铁汉郑圭等说过四婶儿放印子钱的事情,后来郑圭等回到通州后,就做主,让郑四婶儿把这印子钱的事情收了,后来郑典出事,郑家在这方面才没出乱子。
  
      “四婶子那人就是钻钱眼,这不,前段时间又有些故态萌发,正好有人托关系找到她,要跟她贷点钱,她正好这些年也存了不少的钱,就打算把自己的钱贷出去,没成想,那人却是白莲教徒,后来那人被抓了,牵出她来,她差点就被衙门的人抓了,说她资助反贼,好在,衙门里的人跟郑家都熟的很,也知道她放印子钱的事情,郑圭他们又塞了钱求了情,才把她保出来。
  
      可她自个儿存了这些年的钱算是没了,听说还上了白莲教徒的黑名单,吓的不敢在通州待了,所以,才跟四叔一起回柳洼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还有白莲教徒黑名单的事情?四婶没事吧。”李月姐一脸疑问,这些日子,她身体渐沉,平日里也就不太出去走动,再加上四房发现这样的事情,估计也瞒着大家,毕意说出来太丢人,好在如今四房四个儿子也都算是有出息了,自也不消旁人费神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,这黑名单的事情是郑圭他们几个吓她的,她要心里没个怕的,就要折腾,现在好了,也消停了。”郑典道。四房的事情他也不想插手。不过,现在郑圭几个当家作主了,许多事就不由着老爹老娘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